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武界主 第七十三章:艰难一战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9:58

神武界主 第七十三章:艰难一战

“嗯,看比赛吧,或许小朱明要输了!”牧涵瑶嘴角微微翘起,对阳凌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火玫瑰接到传音立刻将视线转入战台,朱明可是那个种族的人,虽然不是年龄不大,但是却天资极高,火玫瑰不太相信他会败,但是牧涵瑶的话他又不得不听,一时间她的心里充满了好奇!

“动手吧!”阳凌知道继续等下去就算是三天三夜也不可能有结果只能在战斗中逼他露出破绽!

“好!就看看谁更强!”朱明的好胜心也被钓上来了,他天纵神武,不允许自己失败!

二人同时踏出一步,朝着对方而去,陨石一般的撞在了一起,没有任何响声却是拳影、腿影不断。显然二人的宿敌已经快到极致,一般武者除非高出二人一个境界,否则不可能看得清楚二人交手的过程!

“天呐!还让我们怎么可能呢啊?”

“唉,天才武者就这么强大吗?”

“唉,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众人看着二交手的场景,不禁在心底和自己相比,结果几乎有九成九的人觉得自己练三招都接不下,顿时震惊的无法形容。

震惊的不仅是他们,就算是华服少年们心中也是一阵翻江倒海,朱明和他们一起,他们对朱明还是很了解的,炼气九境,战力不弱于先天中期,弱势动用种族秘法,就算是神通二境的人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虽然现在没动用秘法,但是这战力堪比先天中期的强悍力道此时竟然被阳凌挡住了,他们岂能不震惊!

“这人是谁?什么时候来的罪恶之城?”凌星悦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罪恶之城何时来了这么个天骄他们在罪恶之城半年了,竟然不会知道!他立刻反手拿出一枚玉符,在嘴边嘀咕了几句而后真元一动,玉符立刻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手中。

与此同时,邪魅男子和火玫瑰也不约而同的打出一枚玉符打探消息。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和凌星悦和邪魅男子不同的是,他们的玉符是飞到了城门口,而火玫瑰的玉符则是直接破空而去往南方而去,那个方向有一个禁忌的存在――域主府!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比赛还在进行着。

阳凌此时心里同样有些吃惊,他一路走来炼体之上从来都没遇见过对手,而今天这个比他小五六岁的少年竟然能在炼体术上丝毫不弱于他,甚至还要抢过他,这让阳凌如何不震惊!

“这小子背后的传承一定大得惊人!甚至比域主还强悍!”阳凌在瞬间就判断出了这少年是一个不弱于自己的少年英豪!

“看打!”就在阳凌走神的一丝空档中,朱明果断的抓住了阳凌的破绽,一圈打在阳凌的腰部!

顿时阳凌感觉自己的腰部仿佛被巨型磨盘砸中一样,钻心的疼痛令他几欲昏厥,整个腰几乎要断了!

“噗!”狼狈落地,一口老血吐出。好在朱明没有乘胜追击,否则阳凌真的要败了!

“战斗的时候竟然走神,你还真是够胆大,若不是你的炼体功法够强,你已经死了!”朱明道。

“给我时间喘息将是你最大的败笔!”阳凌一翻手拿出一枚春风化雨丹服下,瞬间炼化,迅速恢复着,同时说道:“接下来你要迎接的是最强大的我!”

十二正经全开!

奇经八脉全开!

“轰!”

阳凌的气息瞬间变得狂悍起来,整个人的力量飙升,一臂之力足有十万斤,如同一个远古力量之神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来吧!”阳凌伤势好了八成,整个人几乎已经回到了巅峰!阳凌从未在力量上失败,今天他一不允许自己败!

“好!”朱明也是战意凌然,“留下你一战果然没留错!”朱明也是个战斗狂,他留下阳凌就是要看看阳凌究竟能不能将他壁上绝境,果然阳凌真的还有不小的战力!但是这个战力却还是不可能让他壁上绝境,他依旧没动用种族秘法!

“战!”二人像是两头人形猛兽一样,五指捏拳朝着对方攻取!

“砰!”

“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砰”

两人的拳影约占越快,约占越猛,攻击密集程度令人咋舌,攻击强度令在场的九成武者头皮发麻!

这两个还是人吗?先天强者恐怕也没这力气吧?!!在场的人中也有不少先天武者,他们自然了解先天,先天境界最强悍也不过十万斤,而两人此时的力量都不弱于十万斤这个桎梏,显然都是天骄无疑,而最重要的是二人的修为是炼气!这令他们不禁想到,若是二人突破先天之后,这战力该有多强?神通境能挡得住吗?

就在此时,站台上,阳凌突然一个变招,朝着朱明的裆部踢去!

“我没有弱点!”朱明大喝一声,毫不躲避,只见他裆部一下竟让泛起束带金光将阳凌的腿挡在大腿根部不能再进。同时朱明一拳朝着阳凌的脸上打来!

“你速度不够

神武界主  第七十三章:艰难一战

!”阳凌亦不惧朱明,直接风之意境运起,这个人竟然在瞬间落在了朱明的背后!

二人背靠背,阳凌直接一个臀部发力,震劲全力发动,数万斤的震劲在朱明毫无防备之下直接将朱明震出去,狼狈的落在了地上,来了个狗吃屎!

“呸!”朱明灰头土脸的抬起头,愤怒的看着阳凌,“你的屁股怎么这么硬啊?想一块石头一样,撞死我了!”朱明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这一摔可不轻。真的他血气翻涌,若是阳凌趁胜追击他亦是不可能再次站起来就会败。“行了,我们扯平了!”

“好,下面我可不会再让你了!”阳凌说道。

“让我?阳凌一句话立刻让朱明跳了起来,大声呵斥阳凌道:“说好的比炼体术,你却用意境坑我,还说让我,我没说你作弊就不错了!”

“啊?”不是阳凌的诧异,而是在场所有人都在诧异,什么时候说的?

“我说小朋友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阳凌被这小子气乐了,有点奇葩,不是吗?

“唉!小朱明的;老毛病又犯了!”牧涵瑶有些无语的呢喃道。

小朱明从小和人比试只要对方用什么就比什么,所以阳凌一开始用炼体术他就在潜意识里形成了阳凌在和他比试炼体术的观念,这也是他为什么敢留下阳凌继续战斗的原因!

“啊?”朱明顿时清醒了,“呃,那个,我那个???以为是!嘿嘿!”朱明尴尬一笑,有些促狭,但是让阳凌对他的好感上升了不少,同时也意识到这小子一定是家族的宝贝,从下就在家族的保护下,不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若是自己全力出手他恐怕早就完蛋了。

事实正是如此,一开始牧涵瑶就是在阳凌的整体实力上估计的,阳凌的全能型无短板已经被她洞悉!若是阳凌知道了恐怕内心无法平静了,他被看透的次数可不多!

而就在此时,邪魅男子和凌星悦的传音玉符终于回来了!上面只有两个字:“月前!”

二人皱眉,有些不满,显然这点信息完全不够!

紧接着,火玫瑰也接到了玉符,他没看,而是递给了牧涵瑶。

牧涵瑶接过玉符,神识分出一部分探了进去!

结果他越看越惊越看脸上的笑越深,最后她那张古井无波的脸上竟然浮现了明显的笑容,甚至是些许激动!凌星悦和邪魅男子惊讶的看着牧涵瑶,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他们在牧涵瑶身边半年,从来没见过她笑,更不要说激动了!

同时也在猜测这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而火玫瑰则是不解,他从小和自家小姐一起,看到她激动机会也不多!

“涵瑶,你???”在外界二人一直是姐妹相称,一来是为了免生麻烦,而来也是二人关系的确情同姐妹!

“没事!”牧涵瑶声音中还有一丝激动,只是被她隐藏的很好,只有火玫瑰自己略有察觉,同时,牧涵瑶直接将玉符收起来的动作也让火玫瑰意识到只怕这少年的身份不简单!竟然已经大到让牧涵瑶连好姐妹都不愿意告诉的地步了。火玫瑰并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只要走事情大到连牧涵瑶也无法掌控的地步她是不会瞒着自己的,所以他有的只是担心和好奇,没有一丝气恼!

“小姐,你???能扛得住吗?”火玫瑰知道牧涵瑶这是要自己抗下这个连她都慎重万分的秘密,火玫瑰很担心。

“我必须抗下!”牧涵瑶的传音很坚定,前所未有的坚定,这让火玫瑰更加担忧同时也有了一些联想,恐怕事情和那个家族有关,否则小姐不可能这么坚决!火玫瑰也在心里暗下决心努力修炼,她要帮助小姐,帮助自己的姐妹!火玫瑰传音道:“我帮你!”

牧涵瑶对着她微微一笑,同时二人的手紧紧的挽在一起。

就在这时,站台上二人再次发生了变故!

郴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郴州治疗男科方法
郴州治疗男科费用
郴州治疗男科医院
郴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