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闺门令 046 林中札记(三)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6:36

闺门令 046 林中札记(三)

俞知乐看到元倧醒过来了,一时觉得又惊又喜,她的眼睛眯成了月牙,不禁欢快的说道,“你醒了!多会醒的?”

“有段时间了,之前出去打探周围的情况,刚进洞里你便回来了。”元倧的眼睛不动声色的扫遍的俞知乐的全身。

“是不是烧褪了。”俞知乐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向着元倧便走了过去,她想试试两人的温度差异。

走进几步俞知乐才发现元倧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衣服,她的衣服被搭在晾衣绳上。

她走向前的脚步停了下来,脸上的红晕一点点的绽放了出来。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临走的时候元倧是被扒的就剩一条犊鼻裤了,而现在元倧衣服穿的严严实实,分明是自己穿上的!

那岂不是说明,俞知乐做了什么他都知道了!

俞知乐低下头来不想让他发现她的脸变红了,这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穿的是短裤和短袖,胳膊和小腿白生生的露在外面。这一发现让她更加窘迫了起来,虽说这着装在现代没什么,但是在一个古代人面前却让她觉得有些尴尬。

尴尬是尴尬,她到是觉得还能接受,就怕一直被灌输男女授受不亲观念的元倧会觉得有损她清白。

元倧看到俞知乐的模样,也猜到了八九分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时之间他也觉得这气氛有些异样,他想说些什么来安抚俞知乐。

“你刚刚去干什么?”

“你的衣服干了吗?”

两人同时开口。

俞知乐说完之后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什么不问,偏偏问这个!

元倧清了清嗓子,回答道:“快干了。”

俞知乐有些期期艾艾的开口,“那个,我不是故意脱你衣服的,当时你发烧了我也想不到办法。”

不解释觉得奇怪,解释了觉得更奇怪。

“无妨。”元倧清浅一笑,“谢谢。”

听到回答俞知乐这才安心了,看来真是她想多了,监军大人怎么会在乎这个。

她上前几步,踮起脚用手试了试元倧额头的温度,和自己的温度比了比,发觉他的烧褪了不少。她又拿手捏了捏元倧的衣服,觉得衣服还没有完全干,这样穿在身上肯定不舒服。

她的眉头不禁皱了皱,“你这样不可以,衣服都没有干,如果再发烧了怎么办?要不你先脱下来,我拿火帮你烤烤。”

元倧只觉额头上覆上一个柔软的小手,那微凉的触觉似乎哪里曾经感受过。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想到俞知乐这么自然而然的说着这些话,这么自然而然的,关心他。

俞知乐心里没有想那么多,这几日的事情给了她挺大的震动,她只是觉得两人现在一起落了难,她有照顾好自己,同时也有照顾好队友,早日从这里走出去。

毕竟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也有一部分原因在她。

“不如这样。”元倧看了眼被扔在不远处的蘑菇,继续说道:“你去生火,我去找点可以吃的食物来。”

俞知乐眼睛不由得转了转,自己是只找到了些蘑菇,不知道元倧会找回来些什么。

她点点头,应道:“好,那我在小溪边等你。”

元倧点点头率先出了山洞,俞知乐趁着他走后将自己的衣服又穿到了身上。

之后找了一些容易点着的草木,又找了些耐烧的废弃的树木当柴火,她之前当烧火丫头的时候也有了些经验,基本可以将火势保持好,就是现在没有点火的工具,不好点着火。

她先将烧火的东西都准备好,最后才找了两个看起来光滑而又干燥一些的石头,试着擦了擦,却没有任何火光出来。

试了几次俞知乐才想起来自己拿的石头不对,打火需要用质地坚硬的花岗石,而她手中的石头偏软。换了石头之后,用力摩擦了几次之后果然看到了火光出来,她飞速的将枯草伸在火花之中,失败几次之后终于让她将火点着了。

等她将火势控制好,元倧恰好拿着一只野鸡和一些果子回来了。

俞知乐看到野鸡灵机一动,说道:“咱们今晚吃叫化鸡怎么样

闺门令  046 林中札记(三)

?”

“叫化鸡?”,是他没听过的吃法,元倧将果子放在火堆旁,“随你,我先去将野鸡处理干净。”

俞知乐将元倧带回来的果子去河边洗了干净,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发现果子虽说看起来小小的,但口感还不错。她洗干净果子后又找了一些宽大的叶子。

等元倧处理完野鸡回来,俞知乐已经将好几个果子吃下肚。她看着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野鸡,心里不由得嘀咕了几句,元倧根本就没有身为皇子的自觉性,怎么清理野鸡这件事都处理的这么好!

她起身迎了上去。

“叫化鸡做法就是先包一层叶子,在叶子外裹上一层泥,再放进火中烤熟便可。”她一边说着,一边想从元倧手中将叫化鸡拿了过来,“只是可惜没有盐和酱汁,要不味道还会更美味一些。”

不料,元倧并未将野鸡递过来,而是抓住了俞知乐伸过来的手。

俞知乐手突然被这么一抓,一时没反应过来。

此时夕阳的余辉只剩下最后一抹,元倧将俞知乐的手举了起来打量着她的手心。

借着余辉,可以看到他掌中原本应该细腻滑嫩的手此时却变得瘢痕累累,似是被什么东西划过,尤其以掌心正中的那条血痕最为明显。

他联想到今日在洞中看到的晾衣绳,那绳上同样有着斑斑血痕,又想到在山洞之中看到的木车,心里不由得一动。

他叹息一声,将俞知乐的手放了下来。

衣袍缓动,元倧没有将野鸡交给俞知乐,而是越过她向着溪边走去,他淡淡道:“我来。”

俞知乐一时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待看到元倧走到小溪边,用剑将水掠出浸染了小溪边的一片泥土,然后又用剑在泥中搅拌着。

她震惊了!

那个永远纤尘不染面容淡淡,说话做事总是三分客气七分疏离,如隔云端之远的翩翩佳公子。

竟然,竟然在和泥巴!

忻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忻州治疗男科方法
忻州治疗男科费用
忻州治疗男科医院
忻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