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陈叔通从晚清翰林到民主战士

发布时间:2019-07-14 02:03:28

陈叔通:从晚清翰林到民主战士

陈叔通:从晚清翰林到民主战士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陈叔通:从晚清翰林到民主战士 陈叔通:从晚清翰林到民主战士 Posted on 2015年6月1日 by new_notlee in 社会万象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城楼上张灯结彩,73岁的陈叔通和张澜、沈钧儒等民主人士一起,站在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中共领导人身旁,出席了开国大典。过去,陈叔通不事权贵,拒绝袁世凯、日伪以及将介石的拉拢,真诚拥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曾写下“真心靠党路不迷”的诗句。这位被毛泽东称为“共产党的一名诤友”的老先生,一生“有所为也有所不为”,由一位晚清翰林成为一名坚定的爱国民主战士。晚清翰林立志报国陈叔通于1876年8月7日出生在浙江省杭州府仁和县(今杭州市),其父、兄皆中翰林。叔通自幼继承家学,勤奋好学,特别是在诗文方面,有很深的造诣。1902年,年仅26岁的陈叔通考中举人,次年中进士,接着朝考中式,授翰林院编修,“一门三翰林”的陈家在江南传为佳话,至今扎京孔庙进士题名碑上还有陈叔通及父、兄的名字。当时的中国,内忧外患,民不聊生。陈叔通不愿追逐名利,而是心怀天下,立志报国。1904年,陈叔通东渡日本,入法政大学学习,希望能从明治维新的经验中得到借鉴,以寻兴邦之道。1906年夏,陈叔通毕业回国,先后在宪政调查局会办和清廷资政院供职。辛亥革命以后,陈叔通由浙江省推举为民国第一届国会议员,担任了《北京》经理,他以此媒体为平台,整天为国事奔走各方,为民生鼓与呼。袁世凯登上大总统宝座之后,阴谋策划复辟帝制,不久即下令解散国会,其卑劣行径令陈叔通等进步人士十分愤慨。陈叔通毅然参加了由梁启超、蔡锷等发动的反袁斗争,并辞去《北京》经理职务。其时,商务印书馆内部混乱,负责人张菊生一直非常欣赏陈叔通的才华,多次邀请他去商务印书馆工作。1915年8月,陈叔通应邀赶赴上海,负责商务印书馆的经营事宜。工作的同时,陈叔通没有放弃反袁的斗争,他在上海马霍路(现黄陂北路)福德里租赁房子,作为反袁的秘密联络点,联系进步人士,共举反袁救国之事。1915年12月25日,蔡锷在云南发动了声势浩荡的护国运动,起义讨袁,同时,梁启超赴粤桂间进行策动。护国运动刚开始,西南各省军政要人大都隔岸观火,不愿过早涉足其间,护国军进展不甚顺利。当时,督办江苏军务冯国璋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如果他能发难,各省要人必将响应,护国运动必将转现有利局势。恰巧,冯国璋的秘书长胡嗣瑗是陈叔通的同科翰林,彼此之间交谊很深。陈叔通与黄群商量决定,由黄群赴南京劝冯国璋内应,并通过陈叔通的关系从胡嗣瑗那里借来“华密”官电本,通电各省讨袁。唐继尧、刘显世、陆荣廷、龙济光等各省要人收到“华密”电后,以为冯国璋已内应,便纷纷先后响应起义,宣告独立。一时,护国运动在各地蓬勃兴起。护国军势如破竹、勇不可挡,袁世凯集团一触即溃、节节败退。1916年3月22日,大势已去的袁世凯被迫下令撤销帝制,延至6月5日忧急身死。正是陈叔通策划的“山寨版”“华密”官电,加速了袁世凯集团的土崩瓦解。有所为,有所不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陈叔通一心追求救国救民的正义和公理,拒绝权贵许以的高官厚禄,他把寓所命名为“有所不为斋”。在游严子陵钓台时,他赋诗道:“附凤攀龙徒取辱,何如大泽一羊裘。”陈叔通平时生活中十分喜爱梅花,称赞它“品格最高,能耐寒,有骨气”。他搜求名人画梅真迹百幅,把书斋命名为“百梅书屋”,借以表达自己的节操。在任《北京》经理期间,陈叔通整天为国事奔走各方。袁世凯知道这位晚清翰林的才华和影响力,托人以每月600元高薪并许以高官收买,却遭到严词拒绝。“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日寇长驱直入,侵占了东北三省及上海等地。国难当头,当局不但不抵抗还打压进步力量,一再贻误战机。六十多岁的陈叔通积极组织并参加募捐劳军活动,对当局的这种行为痛心疾首,他在长诗《卢沟桥行》中写道:“一误再误唯尔辜,尔辜尔辜万夫指”,严厉谴责当局的卖国行径。其时,日伪也拉拢各种人才,清朝翰林、曾留学日本,陈叔通特殊的身份背景也引起了日伪的兴趣,日伪企图拉他委任伪职,但他坚决不从,闭门谢客,与友人相约“相期珍重到晚节”。1945年,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各族人民弹冠相庆、奔走相告,陈叔通心潮澎湃,“喜而不寐,枕上作”诗,曰:围城偷活鬓加霜,八载何曾苦备尝。未见整师下江汉,已传降表出扶桑。明知后事纷难说,纵带惭颜喜欲狂。似此兴亡亦儿戏,要须努力救疮伤。这时,一位在国民党内做官的朋友邀请陈叔通出来做官,而多年的经历让他深知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独裁专制,复信友人“弟于党治之下,誓不出而任事“,以坚决拒绝。他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新中国,遂以古稀高龄挺身而出,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投入反内战、争和平,反独裁、争民主的革命洪流之中。1947年5月,上海学生进行了大规模的反内战示威游行,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以“共产党阴谋嫌疑分子”的罪名,逮捕了大批爱国学生。陈叔通知道后,当即联合章菊生、唐蔚芝、李拔可、叶揆初、张国淦、胡藻青、项兰生、钱自严、陈仲恕“平时潜心学术,绝少预闻政事”十位老人共同签名,致函吴国桢、宜铁吾、张群等政府要人,要求立即释放被捕学生。老人们在上书中说,“学潮汹汹之原因是内战所造成”,“政府不知自责而调兵派警,如临大敌,更有非兵非警参谋其间。忽而殴打,忽而逮捕”,“外间纷纷传说,以前失踪之人,实已置之死地”,“纲纪荡然,万口皆同”。这就是当时盛传的“十老上书”。“十老上书”引起了社会各界对学生的广泛同情。国民党当局迫于舆论,不得不将被捕学生释放。1947年10月,国民党政府宣布民主同盟为非法团体,上海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一部分民主人士被迫转入地下或撤离。陈叔通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坚持留在上海,继续斗争。蒋介石侍从室主任陈布雷托人转告他说:“我已两次把你的大名从共党嫌疑分子名单上勾了去,今后你若再要活动,我就无能为力了!”他一笑置之,请人转告陈布雷:“我也劝你早日洗手,弃暗投明。”为独吞胜利果实,国民党政府不顾各界的反对和人民的生死,挑起了内战,而因失去民心,在军事上节节失利。不死心的国民党又于1948年夏发动了和谈攻势,鼓动上海一些御用文人政客,策划“千人通电”,企图玩弄国共谈判的把戏,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有人要求陈叔通在“千人通电”上签名,他严辞拒绝,并致信友人:“此次是革命,且希望彻底革命,革命要流血。谁流血,无疑是友方(指中国共产党)。我们要与友方配合,老实说,要得其同意。否则即是不予帮助,反而打击。”他还写道:“无友方,即无今日之我们,亦无他日之我们,亦可谓明白了当。”一些有识之士受他影响,坚决抵制,拒绝签名,“千人通电”终告流产。真心靠党路不迷陈叔通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真诚拥戴,曾写下“真心靠党路不迷”的诗句。中共中央在1948年提出召开新政协会议的“五一”号召,陈叔通拥护并提出了许多具有真知灼见的建议。1949年1月,在我党的安排下,陈叔通离沪北上,辗转到达解放区,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的热烈欢迎和亲切会见。毛泽东高度赞扬他过去不事权贵,坚辞蒋、汪任职的高风亮节,称其“出淤泥而不染”。1949年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第一次会议,陈叔通以产业界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会议。会议推选毛泽东为常务委员会主任,周恩来、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陈叔通为副主任,李维汉为秘书长,齐燕铭为副秘书长。筹备会决定成立6个工作小组,各小组分别承担开国盛典的相关事宜。会议决议,为即将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制作一枚大印。周恩来将这项重要的任务托付给了陈叔通,这位前晚清翰林寻访贤达高人镌刻,如期捧上了开国大印。后来,毛泽东曾找到陈叔通说,想请人刻一枚藏书章。陈叔通到上海找到自己的朋友,着名金石家吴朴堂先生,给毛泽东刻了块“毛氏藏书”印,毛泽东收到后,爱不释手。从此他养成一个习惯,看书前,往往先仔细欣赏一番印章,然后运力小心翼翼地在扉页盖上“毛氏藏书”印。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城楼上张灯结彩,陈叔通和张澜、沈钧儒等民主人士一起,站在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中共领导人身旁,出席了开国大典。73岁的他内心兴奋不已,决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把余生的全部精力贡献给党和人民的事业,古稀之年逢盛世,他以无比喜悦的心情高歌言志:“七十三前不计年,我犹未冠志腾骞。溯从解放更生日,始见辉煌革命天。”在回顾自己的探索过程时,陈叔通曾对人说,过去我对中国光明只是一种憧憬,经过与党的最高领导的多次谈话,我的认识才豁然开朗,才认识到自己过去数十年的挣扎是属于旧民主主义的,而且民主主义在中国是成不了气候的。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并由新民主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中国人民才能站起来,中国才能独立富强,中国人民才不会再被帝国主义欺凌践踏。正因为对党和人民的事业有了如此的认识,他对党交与的工作也是全力以赴地去完成。新中国成立以后,陈叔通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等职,他还曾担任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远涉重洋,出席世界和平大会和世界和平理事会。毛泽东称其是“共产党的一名诤友” 在新中国的建设中,陈叔通多次向我党领导人秉直相谏,毛泽东称其是“共产党的一名诤友”。1957年春季,中共决定实行开门整风,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对共产党展开批评。4月30日,毛泽东以此为主题召开了第十二次最高国务会议。出乎与会者的意料,临近会议结束时,毛泽东话锋一转,谈起他不准备担任下一届国家主席的问题,并委托在座的诸位在各自的范围内透露这个消息,刮点小风。散会后,陈叔通和黄炎培连夜给刘少奇和周恩来写了一封信。两人在信中写道:昨毛泽东于会议上最后提到下届选举主席不提毛泽东的名,并嘱我们透露消息。我们两个人意见是最高领导人还是不更动为好。诚然要强调集体领导,但在短期过程中全国人民还认识不清楚,集体领导中突出个人威信,仍是维系全国人民的重要一环。陈叔通、黄炎培的来信经刘少奇、周恩来阅后,转到毛泽东手中。认真看完来信后,毛泽东在信的末尾写了一段很长的批语,表示决心不再担任下届国家主席。在国家3年困难时期,有人动摇不安,失去信心。陈叔通认为困难是暂时的。他撰写了一副名联。上联是:“一心记住六亿人民;下联是:“两眼看清九个指头。这副名联因其深刻的哲理和通俗形象的语言,很快在工商界中流传开来。陈叔通一生忧国忧民,有所为有所不为,由一位晚清翰林成为一名坚定的爱国民主战士,毛泽东公开盛赞其是“共产党的一名诤友”。(张炜)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NBA球员十大英雄泪,那个最让你难以忘怀?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微店怎么绑定公众号
小程序商城后台
3级分销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