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飘渺凡仙 第七十四章 嘉元城之战 (一)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9:27

飘渺凡仙 第七十四章 嘉元城之战 (一)

三日后,嘉元城。

城外里许处,鼓声阵阵,旌旗飘扬,甲兵如林,战车川流,巨石车林立。数万大军将嘉元城团团包围起来。

北门外,并排摆了十几辆巨石车,其它攻城器械,如云梯井栏冲车等,也都摆在北门外,大有从北门进攻之势。

因此嘉元城的巨石车,有六辆被架在了北门。

其余三门外,虽然没有攻城机械,但也大意不得,一个城门被攻破,整座城池都将陷入险境。

经过商议,童冠山守南门,郗鉴守东门,典均守西门,马云亲自镇守北门。

此时北门城墙上,有兵士两千,其余三城门各有兵士一千。

剩余的两千兵士,由徐参将率领,随时准备支援其它几门。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马云站在城墙上,漠然的看着城外敌军,秦明和那疯子站在身后不远处。

此时马云心中感慨万千。上次雄安寨以三百士兵,成功防守住五千大军的进攻。但防守城池则大为不同。

城池有四门,更有漫长的城墙,每一处都有可能成为敌人攻击的目标。

嘉元城城墙虽有八丈高,对于攻城器械来说,登上八丈高的城墙易如反掌。

一座十丈高的井栏推了过来,在三百米外停下。

“城里的人听着,现在投降,可以免死,否则等城破之时,一个不留。”喊话之人声若洪钟,声音传遍城墙。

马云接过一把长弓,拉的弓弦似满月。一道箭光飞出,井栏内喊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攻城了!”伴随着悠长的号角声响起,城外的军阵,动了起来。

只见许多丈许宽的大盾被抬起,然后那些大盾拼接在一起,竟组成一个十丈见方的巨型盾牌,伴随着整齐的口号,巨盾一点点的向着城墙移动过来。

“我靠,这也行!”马云曾想着敌军会用大盾顶着箭雨冲上前来,只是没想到,这盾也太大了。

从城墙上看下去,就象一个巨大的龟壳。

同时,那些巨石车和井栏也被推上前,大战一触即发。

果然号角声停止,惊天的鼓声响起。

巨盾开始快速的向前移动,巨石车也开始发射,一块块巨石呼啸而至,狠狠的砸在了城墙上。

嘉元城坚固的城墙,石屑纷飞。守城士兵躲在墙后,倒也不怕巨石,只是不能露头还击。

“X的。还击。”北门虽有六台巨石车,但只有四台放在北门口。

这就是防守的坏处,你不知道敌军会从哪里攻来,不能集中一点防守,而攻城之人就可击中所有火力攻击一处

那巨盾坚固无比,巨石落上去,竟然没有砸穿,而是留在了上面。

巨盾到护城河边,停了下来。然后就见许多沙袋从巨盾边缘处丢进护城河。

“城主,这是要填河啊。”秦明着急的说。

嘉元城的护城河是死水,虽有三丈宽,但这样填下去,早晚就填满了。

只是那巨盾实在结实,巨石车都不能奈何,更别提弓箭了。

填河的举动,也大出了马云的意料。原本以为敌军会强冲到城下,爬过护城河,攀登城墙。

等敌人过河之机,就是最好反击机会。

不料敌军竟有此奇招,光那十丈方的巨盾,下方就有至少两千名士兵,他整个嘉元城也才七千士兵而已。

敌军准备十分充足,许多士兵用小盾掩护背着沙袋钻入巨盾下,沙袋源源不绝的丢入河中。

马云就这样站在城墙上,仔细的盯着巨盾。忽然眼中一亮,有了计策。

他发现巨盾虽然是用那些大盾铆接在一起,但连接之处还是有寸许的缝隙,巨石落上去不能奈何,但是如果是火油之类的就能顺着缝隙流下去。

马云一声令下,从城墙上飞出许多火油罐,落在了巨盾之上,被火箭点燃之后,巨盾上燃起熊熊大火。

巨盾下立刻骚乱起来,再无沙袋丢入河中。只是随着火油燃尽,巨盾上的火熄灭,又开始有沙袋丢入河中。

“那就让他们填吧!”马云皱了皱眉,火油数量本就不多,这样使用实在有些浪费。

随着沙袋源源不断的填入,一段十丈长的护城河被填满,之后那巨盾缓缓的退去,一天就这样过去。

接下来的两天,巨盾来回两次,又填满两段十丈长的护城河。

这样三天过去,有三十丈的护城河被填满。

看着敌人就在眼前却没有办法,秦明急的直撞城墙。

见敌人填河如何坚决,马云将城内的十二辆巨石车全部调到了北门。

萧天罡的军帐内,萧天罡和尚征伍凌等人聚在一起,气氛无比轻松。

“大哥,三天了,贼军对我们的龟甲盾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填河。”尚征开怀大笑。

“见到这龟甲盾如此神妙,也不枉我们费大劲将它们运来,每块大盾千余斤重,用了数十辆马车。”伍凌也是满脸笑容。

“两位贤弟,龟甲盾只能减少些伤亡,只怕攻城就没那么容易。到时候还得烦劳两位高人出手。”萧天罡笑着看向两名黑袍人。

“依我来看,这几日填河就是多此一举,我兄弟二人直接就能带人打下座城门。”较高的黑袍人冷声说道。

“话虽如此,还是小心些为妙。多准备几日,攻城之时就能方便许多。到时候我们从北门强攻,两位带人偷袭西门,只要攻下一座城门,这城池就算攻破了。”一丝不悦从萧天罡面上闪过。

“大帅,为了运那龟甲盾,我们可是少带了三个月的粮草,如今粮草只够两月之用。”丁监军着出言提醒。

“此事本帅心中自有分寸。两月粮草与两年粮草又有什么区别,难道真要打两年不成。”听到萧天罡的话,丁建军讪笑一下,不再言语。

“七日后,待填出百丈河道,就开始攻城!力争一举克城!”萧天罡举起酒杯,环视众人,一饮而尽。

如此又过七日,在龟甲盾的掩护下,嘉元城北门百丈长的护城河被填满,之后龟甲盾撤回军阵。

见此情形,马云知道,敌军要大举攻城了。

“终于来了!”秦明举起长枪,怒指城下。

马云此时也长枪在握,凝望城外。

这长枪是他从城主宝藏中寻得,战场之上,还是长兵器杀伤强。

一个时辰之后,先是号角响起,不久鼓声响起。

那龟甲盾又缓缓的移动到城墙下,在二十丈外停了下来。

原本方形的阵型向两旁延伸,逐渐变成一个五丈宽,四十丈长的长阵型。

然后那长阵型再次分开,分成八个小方阵型。每个小阵型之间留出几丈的间隙。

鼓声忽然变得急促起来,只见后方的军阵发出整齐的大喝声,一队队的兵卒,手持圆盾,或者扛着梯子,或者推着云梯车,或者推着井栏车,悍不畏死的向着城墙冲了过来。

嘉元城这边,大量的士兵也从兵楼里钻了出来,站在城墙上,紧张的看着城下大军。

就在此时,原本一直投掷石块的巨石车,突然变成了火弹。

火弹落在城墙上,立刻溅射开来,即使躲在城墙后面,也有许多士兵身上起火,城墙上顿时乱做一片。

马云立刻令穿普通兵服的士兵躲回兵楼,穿黑铁甲和赤焰甲的士兵坚守城墙。

这样一来,火弹的杀伤就低了不少。

同时,集中在北门的十二辆巨石车开始还击,火弹夹杂着石块飞向了冲过来的敌军。

每弹落地,都会杀伤一片。

无奈战场广阔,敌军众多,每当有人倒地,后面就会有人冲上来继续推着攻城器械向前行进。

嘉元城这边,在密集的火弹攻击下,城墙上浓烟滚滚。

百丈的距离,敌军很快就冲到城墙下。

敌军的巨石车此时停止攻击,大概是怕误伤。

躲在兵楼内的士兵急忙走向城墙,开始防守。

云梯搭上了城墙,比城墙还高的井栏开始射击。

一辆数丈长的冲车到了城门前。冲车全身铁皮包裹,下面更有一个方形空间,兵士躲在里面操纵冲车,巨石火箭落在均不能破坏。

“咔嚓!”冲车无视被拉起的吊桥,重重的撞在木头吊桥上。一下就撞开个大洞。

“轰轰!”冲车撞在城门上,整个城门都晃动起来,烟尘四起。

马云急忙命人倒下火油,熊熊大火燃起,冲车才被阻住。

一直没有动静的龟甲阵,大盾斜立在地上,后面射出密集的箭雨。

原来这盾下竟隐藏了千余名弓箭手,千箭齐发,城墙上的守军都将注意力放在攻城的士兵之上,一时间措手不及,死伤惨重。

正在攀爬井栏的敌军士气大振,呼喊着向上爬去。

只是攻城岂能那么容易,虽有弓箭掩护,无数巨石从城墙下落下,将那些爬到一半的士兵翻滚着砸了下去。

靠在城墙上的梯子,也被推倒。

攻城战持续了半个时辰,在守城士兵拼死反击下,没有让一个敌军登上城墙,最终留下满地尸体撤退了。

城墙上的守军也不好受,敌军箭矢如雨,稍有不慎就被射中,一场防守下来,死伤三百余人,多是穿着普通军服的士卒。

那些身穿黑铁甲和赤焰铠的士卒,几无损伤。

如今城内有两百黑铁甲士和五百赤焰甲士,马云决定将他们编成两组,轮流防守城墙。

第一天的进攻结束,战场上恢复了暂时的平静,可对于双方而言,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萧天罡站在十丈高的井栏上,将战场的情形看的清清楚楚。“就让你们多活一日吧。”萧天罡嘴角露出阴沉的笑。

宝宝咳嗽吃什么
男人酒后尿不尽
儿童多少度算发烧
宝宝咳嗽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