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三缺道人

发布时间:2019-09-24 18:30:01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三缺道人

风舞泷见寒风夜亦击杀了于成虎,望着他粲然一笑。

这一场突袭,对敌人造成打击的确不小。

但骤然间,两人却发现了异常。

己方的骑士们不知何时开始一个个倒下,敌人从溃退转向反扑,并且从混乱渐渐恢复秩序。

却见一名身着月白色道袍的道人正步虚而来,凛凛犹如谪仙降世。

道人大袖一挥,光芒四射,如同慧芒一般激荡而出,所过之处,无论骑士步卒,尽皆爆开,化为血浆。

姬摇光变色道:“三缺道人……竟是成就了征天强者!”

这样的威势,必定是征天高手无疑。

冥岭长生道观一系的古经,正以群体杀伤见长,三缺道人如今成就征天高手,杀入五峰军阵中,犹如虎入狼群,以一人之力,竟就将局势扳转过来。

当然关键也在于五峰一方人少,在这旷野之上以寡敌众,时间稍长,锐气便下降。不然以征天高手之力,尚不足以产生这样大的效果。

“中计了!”风舞泷叹息道。

终究是轻敌,只顾着冲杀,虽然打散了敌阵,也使得己方阵势散乱,对征天高手缺乏牵制力。

“我方尚不是太深入。速退。”寒风夜道:“三缺道人掌控力有限,不敢等我方杀得深入后再出手,不然他的阵势有全面崩盘危险。”

所幸这一批士卒大都是较为强悍者,听得命令,当下且战且退,骑士从缝隙中先走,步卒一边断后,一边撤回阵地。弓手则远射敌军,掩护撤退。

寒风夜、风舞泷等高手奋起刚勇,全力断后,阻挡追兵。

姬摇光却是被三缺道人缠住,难以动弹。

危急时刻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三缺道人

。一名老者长吼一声,向着三缺道人扑去。

数名摇光门的精锐士卒随之而上,将三缺道人封堵。

这老者名叫李道清,是摇光门的老门主。名字比李询的祖父李清正好多上一字。

“你们快走!”李道清扬声道,声如崩雷。

“师父……”姬摇光声音颤抖,四十多岁的人,眼泪却差点坠下来。

李道清与几名锐卒组成摇光门的独有阵法,数人一同推掌。真气激荡间,一股秘力弥散开来,散发出琉璃一般的光色,抵住三缺道人的场域,令三缺道人短暂地难以施展。

三缺道人神色平静,淡淡道:“自取死路。”

言毕,一挥袖,一柄小戟便呼啸而过,形式古朴,散发着永恒的气息。

这是长生道观的镇派法宝――长生战戟。

三缺道人祭起战戟。捻道诀一声暴啸,战戟之上散发出刺目的烟霞,如要激荡三万里。

霞光万道,瑞彩千条,战戟迎风即涨,横空划过。

李道清等几人组成的阵势轰然被破,几名士卒都被震得开去,口中溢血。

老牙一咬,李道清不顾自身被三缺道人震得胸腑如沸,猱身扑上去。吼道:“混元神光掌!”

掌中迸发七彩真气,直扑三缺道人胸口。

三缺道人只得收回长生战戟,迎击李道清。

铮地一声,李道清口中溢血。猛退数步,却竟是挡住了这一击。

原来混元神光掌看似气势惊人,却并不以攻伐见长,而是偏向防御。三缺道人因为是修真者,**不强,害怕李道清拼命。因此收回战戟格挡。

未曾想到,李道清的想法只是尽可能拖时间而已。

三缺道人微笑道:“有趣。”

几名摇光门死士也不顾一切地猛扑而上。

“人王降世!”三缺道人横眉道,长生战戟横光,道力崩云,其上浮现一尊人王虚像,如同绝崖压落,有君临天下之势。

三缺整个人体散发出月华一样的明光,却比太阳还要炽盛。仙风道骨之意褪去,化为浩瀚如海的威压,宛如人中之龙,凌凡而立。

人王长啸,手挥长生战戟,一缕缕银色的瀑布垂落而下,那是极致的锋芒。

几名死士轰然爆开,化为满地血酱。

李道清再发混元神光掌,奋力抵挡。

“三生道诀。”

三缺大袖再挥,如烟似云,却暗蕴道韵。

他收回了长生戟,但大袖烟流的景象浮现在李道清目前,便令这老人眼中失神,恍若自己的前生今世都在瞳孔中倏闪而过,分不清前缘后生。

恍惚之间,李道清的眸子已经失去了神采,轰然倒地,脸容却仍浮现着安详的神色。

三缺道人待要继续冲入敌军阵列,奋力斩杀,却发现借着李道清拼死拖住自己的时间,对面已经稳步撤退,箭雨有序地向他漫射而来,令他不得不奋力抵挡。

李询深知短时间内难以令五峰士兵们的战斗力脱胎换骨,因此主要强调的是面临危机的应变能力。面对三缺的反扑,五峰军遂得以快速调整阵势,顺利撤退。

“看来三河练兵之法,果然不虚。不过云姑娘已经布下天罗地,你们纵有再多手段,也逃不出这场杀局了。”三缺自语道:“挫敌军一阵,可以安然扎营了。”

五峰军在箭手的掩护下撤回长堤后方,死伤接近百人。

风舞泷对姬摇光抱歉道:“都是我冲动,害了大家。”

姬摇光的师尊李道清被三缺道人杀死,最心痛的本该是他,但却还宽慰道:“师傅年过七十,已是古稀之年,虽死不过托体山阿。我军的损失终究是要少于敌军的。”

其实大家都明白,联军数倍于己方,一个人至少要换对面三个才能算够本。这一次突袭,顶多一个换两个,压根不划算。

而且李道清担任摇光门门主多年,五年前方才退位让给姬摇光。摇光门的士卒虽然只有五百人,但却以骁勇著称,比起五峰原有的士兵战斗力要强一些。如今李道清被杀,对于己方的士气,实在打击不小。

当然,寒风夜杀死七玄门门主于成虎,风舞泷击杀幻灭宫宫主李一水,也对敌方有所打击。但联军里面这种小门小派之主实在太多,杀掉两个只是小痛而已。

寒风夜叹息道:“我是目前的主将,出击的命令终究是我下的,这个应该由我承担。我们能想到的,敌军指挥官如何想不到?令三缺打先阵,就是要引诱我们出击,打击我军的士气。咱们终究是太大意了。”

如果不是撤退时军伍未乱的话,损失恐怕难以估计。

三缺道人是前椿作峰峰主尹天德的结义兄弟,寒风夜等人也都知道过去三缺曾多次与尹天德较量,没有赢过一次。

尹天德有几斤几两,各峰主都知道,所以何曾想得到三缺道人竟然后来居上,成就征天高手?

姬摇光道:“冥岭的人马第一批赶到,并不只是因为冥岭离回风谷较近的缘故。联军组织者既考虑到三缺道人掌控能力不足,我军多半会出击,又利用了三缺隐藏征天实力这点,挫折我军锐气,思维之细密,当真可怕。”

风舞泷叹息道:“我本以为自己判断能力比得上公子的一半,今天才知道,比起这些智者实在差了太远……”

她明明是草原上的游侠,却称呼苏洗岩为公子,也不知道她和苏洗岩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不管是谁问她,她总是含糊其辞。

望城峰上,李询也曾带人下山冲杀一阵,与自回风谷方向出击的己军相呼应,砍了十几个人头,但敌军对这个方向的攻击不可能毫无防备,因此取得小小战果之后,李询随即下令返师上山而去。

石数正问道:“小师弟,为什么不深入一些?方才本有希望前后夹击,将敌军完全击破的。”

李询摇摇头。

“的确有一半的希望。但也有两三成可能性――我们与那边的部队配合不上,以至于我们这支五百人的小部队深陷敌军当中,被紧紧咬住,损失不轻。”

石数正道:“哪怕是这样,也可以堵一把。”

李询微笑:“我们这支部队虽然仅仅只有五百人,却攸关歼灭敌军的大计,怎么能在现在就赌?就算击破这四千多人的先头部队,影响又有多大?”

他目光骤然凝定:“无关大局的时候,哪怕危险只有一成,也要谨慎而行。决定大局的关键时刻,哪怕只有一成胜算,也要拿性命去乾坤一掷。”

言语犹带清稚,却没有半点犹豫迟滞。

石数正微愣。

他想起了襄阳城城主府中,那尊李清的雕像。

雕像是李忠亲手所塑,涂以金粉,栩栩如生。

石数正从未见过那名天神般的金衣男子,但只是看着雕像,便能感受到一股暗藏在沉稳下的勇决之气,如渊似海。

小师弟也许真能成长为超越那人的三河之魂吧。

那么,那名叫吴锋的少年又如何呢?

石数正想起受命之时他和吴锋的对话。

“当家的让我和世子一同带领分队,就不怕在下带着世子抛下部队,飞回三河去?”

“石兄是忠义之人,而你对小竹子的忠义,便是让他沐浴更多战火,早日成长为一代名将。哪怕你自己对这一战没有兴趣,也不会希望他错过这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战。”

吴锋淡淡话语中那种一切皆在自己掌控中的气势,令石数正暗暗心惊。

也正如吴锋所说,自己从小便被父亲教导,要忠于三河,忠于李家,为三河复兴而万死不辞。

这样的信念,根植在心中最牢固之处。

如果石数正哪一天失去了忠诚,大约沧海也该化作了桑田罢。(未完待续。)

白山治疗盆腔炎方法
酒泉性病
宿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导医台电话
北京国仁医院在线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